法制晚報訊(記者 黎史翔) 世界杯之後,巴西緊接著還有一次金磚國家的盛會。
  法新社昨日報道稱,7月15日到16日,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六次會晤將在巴西福塔萊薩市舉行,而其中一個重磅消息,俄羅斯財長也於9日提前透露,稱分歧已經解決,金磚五國領導人可以在新開發銀行的“出生證”上簽字了。
  如果這一銀行成立,將是二戰以來首次由新興市場國家建立起的大型國際金融機構。
  今晨,《法制晚報》記者專訪了“金磚四國之父”吉姆·奧尼爾以及印度金磚問題研究專家克裡什內恩德拉·米那博士。兩位專家稱,新開發銀行的建立不僅將促進金磚國家之間的貿易往來,並對國際金融體系產生重大影響,甚至是作為替代IMF和世行等西方金融機構援用貸款的一種“新型機制”。
  “金磚”出擊
  建“金磚銀行”互助 影響國際金融體系
  《法制晚報》:建立新開發銀行還有哪些要解決的問題?
  奧尼爾:在即將舉辦的金磚峰會上,提出關於新開發銀行的一些真正細節將會非常重要,否則在這一銀行還沒正式成立前,將面臨失去可信度的風險。
  如今新開發銀行還沒有就在哪裡設立總部等細節進行確認,此次會晤共同制定具體計劃細則就包括需要就在哪裡設立總部提出看法,銀行的融資問題以及主要的借貸目的必須明確。
  相比於初期,現在已經不是談論金磚國家建立銀行重要性的時候,而是應該給出“怎麼做”的具體計劃。
  《法制晚報》:“金磚銀行”能帶來哪些便利?
  米那:新開發銀行的建立不僅將提升金磚國家在國際系統中的地位,而單個國家的經濟發展也將會從中受益。新開發銀行作為一個合作性的機構,在五個成員國的貿易往來之間,將起到“調解員”和“智囊團”的作用。
  這一機構內任何一個成員國經濟困難時,將會得到這一銀行的幫助,例如新開發銀行將會以相對較低的貸款率提供貸款,或是以相比於IMF和世行這樣的西方金融機構相對寬鬆的條件給予貸款。
  它將作為發展中國家和欠發達經濟體援用貸款的一種替代機制,對國際金融體系產生重大的影響。
  《法制晚報》:銀行建立後資金會用在哪些方面?
  米那:金磚銀行最初大部分的資金將會用於資助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這是這些國家緊迫需要的。而這之後,未來可能會導向資助一些可持續發展的項目中,這些項目將重點關註環境發展。
  中國角色
  上海當總部優勢多 可拉升銀行身份
  《法制晚報》:據媒體公開報道,五個金磚國家中除了巴西以外,四國均推選了一個城市作為新開發銀行的總部,您認為總部設在哪裡比較合適?
  米那和奧尼爾:基於中國的經濟規模是其他金磚國家總量的1.5倍,因此,選擇中國的某個城市作為銀行的總部才會有意義,而上海顯然是最佳選擇。上海是亞洲乃至亞太地區的主要金融中心,很多中國的跨國企業和主要亞洲銀行的總部都在上海。因此,上海已經形成了其自有的商業網絡。
  此外還有一個因素就是金磚國家的大部分人口都分佈在全球的兩大人口大國——中國和印度。如果印度城市能夠建立這樣一個銀行總部的話,自然將會從中獲得更多的利益,因此新德里也是總部的候選城市之一。但是相比於新德里的“獲益”,上海在全球範圍內建立起來的金融體系優勢以及國際地位,將會從總體上拉升金磚國家,尤其是金磚國家銀行的身份地位。
  《法制晚報》:總部如果選擇上海,對上海又會有何好處?
  奧尼爾:如果上海成為金磚國家銀行的總部,無疑將為上海帶來金融便利。上海現在正在積極發展成為全球金融中心。金磚國家銀行如果設立在上海,將是在上海建立的第一個真正的國際金融機構,將助推其金融發展。
  《法制晚報》:中國在金磚國家銀行建立中扮演什麼角色?
  奧尼爾:中國在金磚銀行中的作用是最吸引人們註意的。中國擁有自己本身的大型發展銀行,其實並不需要去支持金磚國家銀行。而中國加入新開發銀行,在我看來,是中國正在全球舞臺上尋求其自己的角色,以承擔其更多的全球責任。
  米那:作為新開發銀行最主要的出資國和銀行中的主要股東之一,中國的角色無疑是很重要的。無論是在國際體系、經濟地位上還是經濟規模上,中國已經可以與美國形成競爭,從這一意義來說,作為金磚國家銀行的主要股東,中國對於金磚銀行的貢獻不僅與發展中國家息息相關,而且在金融體系中,將扮演著與西方金融體系的有力競爭者的角色。
  挑戰西方
  成“備選世行” 增加金磚國家分量
  《法制晚報》:“金磚銀行”發揮影響有何優勢?
  米那:金磚國家這一集團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就是成員國之間的地理分佈跨越了四大洲。這使得金磚國家將在他們各自的區域扮演著重要角色,例如南非在非洲,巴西在南美,中國在東亞。在這些區域,本身這些國家就擁有著地區的影響力。因此,這一點將會成為金磚銀行發展其影響力的一大優勢。
  《法制晚報》:對於西方國家更具發言權的世界銀行和IMF,金磚國家銀行成立意味著什麼?
  奧尼爾:金磚國家在主要的國際金融體系中“代表名額分配不成比例”,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很明顯,美國國會甚至不會認可“2010年的協議”,該協議允許讓中國和一些金磚國家在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有更多的“分量”。
  從這一點來看,金磚國家銀行首先開啟其自己的銀行,無疑是他們對這一既定現實感到失望的“地位抗爭”。而如果金磚國家銀行最終發展成為世界銀行和IMF“備選”的話,那麼後者作用將大大減小。
  《法制晚報》:未來金融事務中,金磚國家發揮怎樣的影響?
  米那:正如我之前所言,金磚國家銀行在新興經濟體的努力下終於成形。因此,相比於西方的機構,金磚銀行在欠發達的世界將產生更多的杠桿作用,並被這些國家更多的接受。因此,金磚國家銀行必須銘記,其是孕育起源於世界貿易組織(WTO)爭論之中,發展成為對發達經濟體的一大挑戰,探尋對現存的世界銀行和國家貨幣組織的“黨派制度”的挑戰。
  《法制晚報》:金磚國家與IMF和世界銀行的關係是否會發生變化?
  奧尼爾:很有可能的情況是,金磚國家利用現有的力量自食其力發展自己的銀行,並給美國和歐洲帶來更多的壓力,促使他們為金磚國家在IMF和世界銀行中增加分量、扮演更為主動的角色。
  簡介:
  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的英文首字母與英語單詞的磚類似,因此被稱為“金磚四國”。南非加入後,改稱為“金磚國家”。
  “金磚四國之父”、著名經濟學家吉姆·奧尼爾,2001年首次提出金磚四國概念
  印度賈瓦哈拉爾·尼赫魯大學金磚問題研究專家克裡什內恩德拉·米那博士
  《法制晚報》:創建這個銀行兩年前就定下來了,但幾次談判擱淺。金磚國家主要分歧是什麼?
  奧尼爾:的確,在融資比例、總部設立以及角色定位上,可能五個國家之間會存在一些分歧,這是不可避免的,五個國家不可能完全對所有的問題能夠達成一致的看法。但是藉著此次金磚峰會,金磚國家向外界表示,能夠對上述問題達成一致意見。
  米那:這些問題中的很多其實已經得到瞭解決。例如關於金融銀行的融資比例,成員國之間已經達成了一致。金磚銀行的資本問題是主要的“癥結”,但是俄羅斯財長安東·西盧阿諾夫稱,金磚五國將平攤新開發銀行的融資,7年內起始資金100億美元。該行法定資本將定在1000億美元。金磚銀行將在2016年開始正式借貸。
  金磚國家有多邊論壇,為他們提供了合作的機會和平臺。儘管個別國家之間存在著問題事務,但是金磚國家提供了一個平臺去討論這樣的“爭論事務”,而通過這樣有意義的對話能夠為解決問題取得豐碩成果。
  文/記者 黎史翔製圖/劉江  (原標題:金磚銀行或成備選世行)
創作者介紹

hrkrlonmmtqgy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